成人用品:www.2s.tv
377963.com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1653章 剑鼎齐鸣,帝落人伤(免费)
    不是严寒季节,可清风吹面却很冷,扬起荒与叶的黑色发丝,也刮过他们满是裂痕与血的身体。

    天地间一片肃杀之气,在这最后一战中,短暂的宁静,充满秋的萧瑟,许多人心中有股悲凉之意。

    人们知道,此后世间多半再无天帝!

    无尽遥远之外,许多人在心中默默送行。

    “杀!”

    在气壮山河的大吼声中,两位天帝杀向十祖,如光如霞,璀璨光彩照亮整片流血的战场。

    人影交错,血与骨炸开,拳光永恒,打灭万古青天。

    在惨烈的搏杀中,荒与叶满身是血,而对面的始祖也在踉跄倒退,连背负的古棺都要炸开了。

    荒持剑向前杀去,那无匹的剑光再次照耀至古今未来,横贯所有岁月间,其风采盖世无匹!

    可这一刻,始祖仿佛归一,十人犹若连成一体。于模糊间,他们竟真的融为一人,手持一根正在滴血的粗大狼牙棒向前砸来!

    当!

    刺目的光绽放,剑胎与黑色的狼牙棒撞击在一起,岁月崩断,世外炸开,混沌蒸干,秩序成灰,大道焚尽,破灭一切。

    若非这片战场脱离诸世,所有宇宙都将会被撕裂,无数的大世界都将被击毁。

    他们脱离于世外,才没有波及无穷的天地。

    双方的身体都满是裂痕,尽是血迹,天地都要崩解,不复存在了。

    叶身如闪电,拳印压盖世间,轰向始祖,亿万缕拳光将那前方淹没,与始祖手中的兵器碰撞,震断永恒的世外混沌古地。

    场中有鲜红的血与诡异的血共同溅起!

    始祖手中持着的狼牙棒,漆黑而又沉重,随意一击都可以打灭数之不尽的大千世界,其威无穷。

    它并不是蕴含着大道气息的器物,只是粗大,沉重,冷冽,但恐怖无边,漫长岁月过去,依旧有仙帝血在滴落,亘古以来,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至高生物。

    所谓的大道,在它面前只能崩断,化成劫灰。

    而现在,它的上面又沾染上了荒与叶的血!

    “天帝!”

    远方,传来压抑的呼声,许多人紧张而又焦虑,心中很难受,那可是荒天帝与叶天帝啊。

    他们代表了无敌,从来都是横扫对手,可是今天却是那么的艰难,天帝殷红的血在不断流淌。

    更有数次,他们的肉身直接四分五裂了,在对手黑色的沉重兵器下解体。

    血与骨的画面是那样的刺眼,当看到这一幕,人们心中无比痛楚,不愿看到两大天帝败亡。

    虽然两人也同样重创了始祖,让其肉身崩开,可是两位天帝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荒,兄弟,你在那里以命血战,而我们在这边也要搏杀了,我不会给你丢脸,我要去拼死一战,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还能与你是兄弟!”

    远方,传来悲壮的大吼声,那是天角蚁,他也要去拼命了,厄土中的道祖正在逼近,大战也开启了!

    不仅女帝、洛、无始等人在域外与十帝厮杀,天角蚁、十冠王、腐尸、庞博等人也要与同层次的道祖血战。

    此役过后,还有几人活着?没有人知道。

    最后的回首,彼此间可能是永别!

    天角蚁洒热泪,注视向荒,看了最后一眼,然后毅然冲向诡异族群的一位准仙帝,血拼对手,他不再回首,赴死决战,没有想着再活下去。

    天角蚁无比的勇猛,该族以力量称雄诸世间,他迅如雷霆,将一位道祖直接就撕裂了,沐浴着敌血前行,又冲向另外的对手。

    可是,他却足足被七位道祖围住了,一根冰冷的矛锋从背后刺入他的身体,一柄雪亮的长刀也劈中他肩头,深深嵌在骨头中。

    这才一交手而已,就已是血雨纷飞,无比的惨烈。

    荒在血战中回首,看到了天角蚁在多位道祖间纵横冲击,一路带起血光,披头散发,杀到癫狂。

    荒很想出手,但是却无法前往。

    化作一声怒吼,荒天帝再次与始祖激战在一起,让始祖的血与骨溅落在世外之地。

    “吼!”

    一个手臂与常人大腿那么粗的魁伟男子大吼着,满身是血,踉踉跄跄,在敌人中杀进杀出,眉心都有裂痕了,那是被一位诡异族的道祖也就是准仙帝以剑锋留下的。

    他是庞博,是所有人中陪伴叶天帝最久的人。

    “叶子,你我年轻时就是好友,来自同一片故土,又一同踏上星空,走上修行这条路,一路虽有艰难困苦,但也有灿烂高歌,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今天,我可能熬不住了,来生我们还是兄弟!”

    庞博一条手臂断落,身上更是插着寒光闪耀的刀剑等,奋力轰碎两位对手,可是他自己也步履艰难,随时会倒下,这都是准仙帝为他留下的伤。

    “为什么,我不能极尽一跃,成为仙帝!”腐尸怒吼,他恨自己不够强,不能抵住漫天都是的敌人,密密麻麻的诡异生灵将他熟悉的故人、将天庭部众不断击落。

    “荒,叶,我在不同的时代遇到你们,与你们称兄道弟,却始终没有走到路尽级领域,给你们丢脸了,我不甘,在道祖这个领域我要一个打十个!”

    腐尸满身是血,仰天长嚎,彻底拼命,可是能够到了这个级数的生灵怎么可能会有易于之辈?

    他纵然满身是伤,也不可能杀的了十位准仙帝,这些生灵都极其可怕。

    况且,即便眼下道祖没资格借助神秘高原复活,可是同级数的进化者想杀道祖也太艰难,需要岁月去炼化,去慢慢磨死。

    腐尸将数位道祖击碎,但却杀不死。

    “啊……”

    一声愤怒的大叫,一头顶天立地的圣猿跃起,看到身边的人不断死去,他怒吼,手持贯穿天地的铁棒,向着诡异族群横扫过去。

    昔日的圣皇子,今日的斗战圣猿一族的圣皇,他是叶的结拜兄弟,实力极其强大,血战八荒,连着打爆了三位道祖,呼啸战场中,勇不可挡。

    可是,敌人中也有同级数无匹的生灵,迅速挡住了他,激烈大战,并且不止一人,数位准仙帝杀了上去。

    圣皇咆哮,满身金色毛发,他高耸入云,吞日月,拿星辰,他虽然在喋血,但是挥动铁棒时,依旧神勇。

    感受到叶天帝在血战中也有目光扫过来,昔日的圣皇子今日的圣皇嘶吼:“兄弟,不要担心我,来,看看我们谁能先磨灭自己的对手!”

    圣皇长啸,可是,他被数位强敌包围,重伤的身体都要裂开了,伤了本源,但他不屈不挠,依旧舍死拼杀。

    砰!

    他手中的铁棍,将第四位对手打爆了,血雨纷纷,可是,他的半边身子也被人打烂,要溃灭了。

    可他依旧长啸,上击九天,下击九幽,纵横这天地间!

    无声无息,楚风来了,终究是执意赶到了战场中,不过花粉路的女子却以朦胧的雾霭遮拢了他,少有人可窥探其真身。

    他遵守与花粉路女子的约定,并未疯狂厮杀,而只是在战场中快速的移动,不断的“收尸”,找准机会将一些爆碎的道祖也就是准仙帝收进时光炉中,悄然进行……火化大业!

    “怎么回事,我方有人战死了吗,为何少了三人?!”

    正在与天角蚁、庞博、腐尸、圣皇等厮杀的强者,不久后有人发现异常,一阵惊疑,道:“该不会是那个……火化道祖来了吧?!”

    另一地,孟祖师很强,在同层次的道祖中所向披靡,杀进杀出,老人放开了一切,不顾自己的身体,杀进杀出。

    “活捉他,镇压,这是荒的领路人,也算是他的师长,我们先猎杀他!”有准仙帝号令周围的人共杀孟祖师。

    瞬间,超过十为道祖杀来,围猎孟祖师,让他的身体都龟裂了,一条手臂更是被人以寒光闪烁的长刀劈断,被一群极其可怕的强敌围攻,他的身体摇摇晃晃,虽然打崩了几人,神勇惊人,可依旧要被人镇压了。

    老人双目怒睁,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落入敌手,直接就要自行爆开肉身!

    咚!

    突然,天地剧震,一口朱红色的巨棺横空,而后炸开了,令孟祖师身边的那些道祖或满身是血迹,或通体裂痕,竟全被重创。

    朱红大棺碎裂,当中还有一口小铜棺,直接打开,从里面冲出一道身影,接连挥动双拳,一刹那,打崩了周围的道祖!

    其恐怖的力量,勇猛绝伦的威势,着实震慑了附近所有人。

    “你……荒!”有一位准仙帝被惊的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不是荒,是他的亲子,想不到还活着,当年几乎就成为仙帝了,被始祖亲手格杀,荒……竟还能将他自古代显照,复活回来?”

    有准仙帝震撼,不敢相信。

    始祖的伟力何其可怕,亲手格杀的人居然还能再现?只能说荒太逆天了!

    这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自青铜棺中复苏,勇猛无敌,迅速格杀周围的道祖,每一次挥拳都能将周围的人打爆!

    他是荒的亲子,曾从岁月中消失。

    “大长老爷爷!”荒的亲子扶住了孟祖师,这样称呼他。

    “孩子,你自己身体有大问题,不该出来啊!”孟祖师眼中蕴含着热泪,为这命运多舛的年轻人而叹。

    这是荒的亲子——凡。

    荒希望他平凡安康长大,曾封印他一段岁月,待自己扫平血与乱后,给他一个祥和的大天地,可是事与愿违。

    凡,天纵无匹,很小的时候便亲历最黑暗的大劫,看到自己的父亲初入道祖领域,连境界都不稳呢,就需要力敌数位绝顶的准仙帝,那一天荒血流尽,生死劫难,无人可助,而这个孩子为了父亲能够赢并活下去,自己直接以血为引为荒献祭,让父亲更强,杀灭数位准仙帝,他自己则死去了。

    当初,这个孩子震撼了所有人,那么小就果断献祭自身,黯然归于黄土中。

    不过,荒是何人?睥睨万古,他足够强大后自然要追寻回亲子,并以三世铜棺中的内棺养其身。

    这个孩子天资无双,可是的确命运坎坷,一路强势崛起,即将成为仙帝时却被与荒对决的始祖给害了,阻他的道,灭他的身。

    漫长岁月过去,凡被荒显照在那口特殊的青铜棺中,终于有了复苏的希望,可是他却……提前出世了。

    很明显,他的状态很不对,脸色苍白,身体甚至都有些模糊呢,不算真正显照活过来。

    孟祖师心痛无比,拉住他的手,声音都哽咽了,这本是一个天生的仙帝,注定要成长到至高领域,可命运却是如此的不公。

    “不该来啊!”孟祖师忍着不落下老泪。

    “天地不存,我岂能独活?”脸色苍白的凡,一语道尽一切,所有人都不在了,诸世都将枯竭,他又怎甘愿苟活?

    事实上,始祖等也不会放过诸天的重要人杰,与荒还有叶有关的人等,都将会被推演出来,要被格杀干净。

    “杀了他,竟是荒的子嗣!”

    “是荒天帝之子,我们一起出手,首先拿下他!”

    有准仙帝中的绝顶人物号令,先拿下眼前从铜棺中复苏的人。

    凡转身,以青铜棺为盾,面对所有敌手,虽然面色苍白,身体模糊,但是一个眼神而已就震慑了诸多道祖。

    他当年不是初入道祖境,也不算是绝顶准仙帝,而是真正极尽升华,几乎跃入了仙帝领域中。

    可是,就是在那一刻,有始祖亲自干预,将他打落下来,并无情而又残忍的击杀,血染大地。

    轰!

    凡动手了,一柄雪亮的长刀突破天地,横扫了出去,将一干人都拦腰斩断,他不是真正的仙帝,但也没差多少了,超越了道祖。

    噗噗!

    血光四溅,许多人被斩爆,更有两位准仙帝直接……死掉了,再也没有出现。

    “杀,无需惧怕他,我等纵然战死,日后始祖也会将我们救活回来!”有人喝吼。

    事实上,厄土中也有不可揣度的存在,不是仙帝,但却极尽强大,虽然比不上凡,但也不远了。

    轰隆!

    一时间,一道又一道身影,如同彗星自天外撞击大地而来,全都一起杀向凡那里。

    而凡的身体真的有大问题,他的血肉之身非常模糊,尤其是动手后,越发不稳固,面色苍白。

    “谁敢欺我侄儿?!”

    远方,战场中央沸腾了,围攻在那里的诡异生灵纷纷炸开,更远处的对手则也被掀翻出去。

    一个男子腾空而起,杀向这一边,他的双眼极其可怕,先是闭目,而后猛烈睁开的刹那,两道光束撕裂虚空,直接就将围攻向凡与孟祖师的一些人洞穿了,让他们或爆开,或坠落了下去。

    重瞳者——石毅。

    这是荒的堂兄,也是少年时的荒最强大的压力与生死大敌,不过随着黑暗动乱爆发,他与荒的一切恩怨都放下了,更是如同凡那般,为了荒而血祭自己。

    重瞳者,他知道自己侄儿的状态,真的经不起厮杀了,还未真正彻底复活回来。

    “哥!”

    远方,另一片战场中,有人嘶吼,有个青年同样血拼群敌,不顾一切的杀来,那是凡的弟弟,荒最小的孩子。

    现在,他自然也早已成长起来,正在击杀道祖。

    只是,人们发现,他的状态也很不好,与他兄长相仿,身体都有些模糊与朦胧。

    毫无疑问,他昔日也战死了,可见荒一脉都经历了什么。

    他如果正常成长起来,给他足够的时间,让他的身体全面复活过来,不见得比凡的成就低!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凡大吼。

    “杀!”

    这一刻,荒的的两个子嗣与重瞳者站在一起,联袂冲霄而起,所向披靡,横扫周围的群敌!

    相近的厮杀,在另一个方位也在上演,叶天帝的亲子中有一人真的勇猛无敌,太强大了,带着自己的兄弟以及叶的几位弟子,在准仙帝中杀进杀出,到处都是敌血。

    叶依水,叶天帝的亲子,出生时就是先天圣体道胎,被视作人族最强的几种体质之一。

    不过,最终他道果有成后,却自己削掉了这一体质,重新开始,依旧强大到绝伦,潜力更可怕了。

    若非厄土,若非最黑暗的血与乱到来,那个大世被葬下去了,他跟着圣皇子等叔伯们同殒,那将很难说,他会到了何等层次。

    “有帝子出现?!”

    天外,仙帝战场中,诡异族的路尽级生灵目光冷泪,首先就盯上了凡,而后又看向叶依水。

    “你敢!”洛喝斥,如同雷霆般出手,锁住这个对手,她已看出,这个敌手竟想舍弃她去杀凡与叶依水,想藉此而干扰始祖战场中的荒与叶。

    事实上,不止一位仙帝有这种念头,其他人也都露出了无比冷冽的杀意。

    吼!

    黑暗仙帝见状怒啸出声,拼命攻杀对手。

    当!

    大钟轰鸣,无始硬撼面对的仙帝,将对方震的身体爆开。

    最为恐怖的是女帝,纵然被围攻,也依旧无敌,将前方的两大仙帝打的崩碎。

    可是十帝横空,围住了女帝、黑暗仙帝、洛、无始四人,人数太占优,且有神秘高原可以复苏。

    不然的话,有两人早就被女帝彻底杀死了。

    噗!

    女帝又一次杀死了一位仙帝,他借高原之助才内心惊惧的再现出来。

    直至有三位仙帝曾被真实杀死过,十帝才稍微收敛,忙于应付眼前的大战。

    世外之地,荒与叶同始祖的血战越发的激烈了,帝血洒落,两大天帝遍体是伤,曾崩解过数次了。

    “荒,叶,差不多结束了!”始祖大喝。

    在十祖的背后,蓦然浮现出恢宏壮阔的一片高原,撼动了古今未来的稳定,让诸世都要崩灭了。

    所有生灵都感觉自身要毁灭了,将不存在了,一块神秘的高原竟这样突兀到来,显化在十祖的背后,几乎触及到了他们的身躯。

    这一刻,始祖的气息更为恐怖了,他们像是与整片高原凝结为一体,要突破祭道领域!

    噗!噗!

    当始祖再次出手时,荒与叶满身裂痕,而后轰然化成两团血雾!

    “不!”

    远方,无论是仙帝战场,还是天角蚁、庞博、九道一等人的战场,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目眦欲裂,恨不能以身代之,替两位天帝而死。

    荒与叶没有死,又一次从血雾中凝聚出身形,但是,他们却郑重无比,盯着那片高原,纵为天帝,也有些无力感,只要有高原在就杀不死始祖,而现在它还在为十祖提供更强一些的力量,着实无解。

    “怎么办,谁能助两位天帝?”

    “兄弟,我想与你去并肩作战啊,可是,我的力量太弱了!”

    远方,人们不甘的低吼着。

    “铮!”

    “锵!”

    突然,铿锵之音震耳欲聋,无量雷霆爆发,刺目的剑光撕裂了诸天万界,更有沉重的万物母气垂落,一路横压岁月,跨过时光海,扫平所有阻挡。

    噗!

    就在这一刹那而已,两道光束横空,从战场路过,将诡异仙帝中的五人覆盖并撞的粉身碎骨,血染天穹。

    那是一口雷池,以及一座大鼎。

    雷池氤氲蒸腾,雷光亿万道,像是掌握大千世界无尽大宇宙的雷霆天劫在涌动,而在雷池中竟还养有一口无法想象的天剑。

    这是荒昔日的兵器,雷池与荒剑!

    另外一边则是一口大鼎,三足两耳,压制万道,以全系母金铸成,并混有万物母气精粹,铸成举世无双的鼎。

    荒与叶失去多年的兵器出现!

    然而,荒与叶没有喜悦,沧桑之感浮现,竟都有些伤感。

    荒收起手中那口剑胎,它竟化作一口剑鞘。

    他注视冲到眼前不远处的雷池,以及池中那口璀璨剑光冲破世外之地的荒剑!

    然后,他又看向池中。

    一个女子缓缓起身,她虽然姿容绝丽,昔日风采绝世,但是眼下却很虚弱,脸色比凡还要苍白,而身体模糊到近乎透明。

    她是柳神,当年为荒而死,不顾一切的杀进厄土中,背负着荒杀出,将他传送走。

    可是,最后柳神自己却死在了厄土。

    这个风华绝世的女子,当年殒落了,被始祖亲手击毙,让荒在很长的一段岁月中都很悲伤,用尽一切办法都无法复活她。

    因为,她死在那片神秘的高原,更是始祖亲自出手所致。

    直到后来,荒的实力凌驾始祖之上,只身可对峙三大始祖后,才用自己的雷池让柳神显照出模糊的身影。

    雷池,可掌控大千世界,无穷宇宙所有的天劫,这让始祖极为忌惮,天劫权柄岂能旁落?

    不然的话,纵然是他们万一有机会窥视祭道之上的领域,难道有一天还要小心翼翼地戒备荒不成?

    荒,当年无惧天劫,最后更是找到了雷池,亲自摘落下来,炼成了成道的兵器。

    此后的岁月,他行走在诸世,上苍,亿万宇宙间,雷池则是更进一步的融合无量雷霆,早已进化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雷霆,代表毁灭,也表带天地之罚,可是却有伴着一缕最为本源的生机,荒就是想以此显照出柳神并救活。

    他初步成功了,柳神再现!

    可当年柳神死在神秘高原,那里有无尽的诡异物质,纵然复苏她,都有无量不祥物质跟着缠身而至。

    纵有雷霆轰击,还是有部分诡异物质溢出。

    故此,荒将自己杀伐力无匹的荒剑也置于雷池中,汲取诡异物质,全部以杀伐之力磨灭干净。

    旁边,那口大鼎中竟也有一位女子起身,清丽出尘,明媚灿烂,纵然是在这生死攸关的大劫大战之地,她也带着一缕笑容。

    她是叶倾仙,叶天帝最喜欢的一个后人,也是潜力最强的后人,在她死去后很多年叶都沉默着,不与人开口说话。

    今日她居然也出现,这么多年被叶天帝在鼎中显照,快要救活回来了。

    “我不想你来!”荒开口,声音很低沉,情绪也不高。

    “但是,你知道,我必须要来。”柳神声音柔和,很好听,但却也有着无尽的伤感。

    柳神走出雷池,看着一池一剑,道:“去找你们的主人,在他的手中,你们才能焕发出应有的无敌光彩!”

    “祖父,我也去了!”叶倾仙微笑,走出万物母气鼎,看向叶天帝。

    同时,她也看向荒,想到昔日的旧事,似有些不好好意思,很是腼腆的对荒见礼。

    剑鼎齐鸣,震动无量大世界,震动世外人间!

    雷池与荒剑还有万物母气鼎,各自飞向了自己的主人,始祖也不能阻挡,兵器早已如同血肉般与两位天帝的联系不可分割,可聚可散。

    盖世无匹的力量在弥漫,在扩张!

    柳神的身体离开雷池后,就开始有些虚淡了,她没有攻向始祖,因为无意义,以她现在的状态既无法杀死对方,也无法重创。

    她看向荒,点了点头,带着伤感,带着遗憾,最后蓦地转身,化成一道惊天长虹,贯穿日月,轰的一声她俯冲向十帝战场中。

    天地间,血雨纷飞……帝落!

    柳神自己主动化道,焚烧,将诡异族群的一位仙帝一同带上了路,彻底击杀!

    她以自身的道行催动,焚烧,再加上雷池中附着在身的无匹雷霆,还有荒剑上的一道杀伐之气,生生打灭了一位至高生物,连那神秘高原都没有能将他复活出来,彻底死去!

    荒沉默着,心中悲伤,但是却已经流不出泪水。

    叶倾仙,也化成一道惊天长虹,冲向远方,剧烈的大道崩解声音传来,震动了世外之地。

    叶也沉默着,握紧了拳头。

    剑鼎齐鸣,帝落人伤,荒与叶霍的转身,面对十大始祖与高原!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三国之曹昂大帝 游戏宗师 开局就杀了曹操 蛮荒游戏:开局获得定向选择权限 基因大时代 胜利十二人 斗罗之镇世斗罗 洪荒历 单手持球 劫迟归 近代战争 轮回剑典 我的成语大明 妙手小医仙 全球五金 石材 包装盒设计 新宅佳梦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天下男修皆炉鼎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江城风月夜 女捕头 极品仙尊归来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我的云养女友 绝色倾天下 从现代飞升以后 百花大帝 一等家丁 诡秘之主 抗日之铁血兵王 僵祖次元之旅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疯狂农民工 茉莉菊花 我修仙有属性板 冷面督主请低调 魂裔猎魂者 腹黑太子极品妃 加盟网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剑侠风云志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暗影绝天 水晶下的痕 策天谋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荅塔和小王子 木叶之光 一觉醒来在男神床上怎么办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活玉生香 窥天神测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饲养全人类 食品招商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龙纹战神 奋斗在初唐 异界作弊大师 天元道祖 穿越了的学霸 不死不灭 自学成仙 诛天龙皇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大荒神记 秘战无声 新顺1730 我在东京唱演歌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一寸山河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捡漏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我的二十四诸天 从长坂坡开始 导量I创间十银 灵魂死祭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天字第一婿 继妻 国王万岁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血腥异兽 他年君归 雀王之王 圣尊之途 一伊巫女 重生之时尚女王 洪荒仙师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陆总家的小作精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万历新明 青天祀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做好事就变强 重生之大俗人 第七纪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木叶之宇智波的逆袭 在霹雳中游诸天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万道剑尊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主角开始抱团啦 秋水录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剑色生香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修真聊天群 帝颜醉 天雪星光剑 无限之轮回轨迹 神司驯凤攻略 星辰圣渊 魔神大明 无敌小傻妃:王爷乖乖就擒 明君从小抓起 顶级神豪 侯门庶女黑化了 浮世惊鸿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从火影开始加点 诸天从西游开始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巫女的时空旅行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突然成仙了怎么办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重活 回到三国之统一天下 三界级黑客系统 从1983开始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凰甝斗 斗罗之圣剑使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祭献寿元能变强 仙界第一卧底 梦回大明春 邪魅王爷沐血妃 情海狂徒之涅槃 汉灵昭烈 废旧网 嫡女锋芒之狂妃 三国之我是曹昂 带着系统在兽世 元华伞 手术直播间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年长飞 我在末世建个城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才不是魔女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春闺梦里人 夫为佞臣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仙陵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无极魔道 逆天战神 筑梦红丘陵 凌霄辅助系统 空速星痕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等我有钱以后 陆地键仙 压铸企业 一品龙妃 梵仙传 末世宅在家 重回2000从芯开始 城主别闹了 轮胎品牌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陆地键仙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至隐圣仙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环境产业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我真不是魔神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山海八荒录 仙宫